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張建偉
   電影《追捕》海報
   日本電影演員高倉健
   電影《新幹線爆炸案》海報
   高倉健在張藝謀導演的電影《千里走單騎》中的劇照
  一位外國電影演員的逝世,引出中國幾代人對於舊日時光的回憶,高倉健以外,恐怕難以找到第二人。
  高倉健冷峻、沉默的形象深入人心,他在大銀幕上向觀眾走來的樣子,深深烙印在幾代中國人的記憶中。本來,這些年來隨著他年事已高,淡出影壇,人們很少再想起他,好像他快要被遺忘了,但近日高倉健再次成為人們關註的焦點。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記憶,隨著他的逝世,再次被激活。
  《追捕》——久旱逢甘霖
  1931年2月16日,高倉健生於福岡縣中間市。1954年3月,他從明治大學畢業。進入影壇之後,他畢生拍攝了204部電影。在他83歲高齡的時候,高倉健撒手人寰,把懷念留給活著的人。
  在國人的心目中,高倉健的名字是與電影《追捕》緊密聯繫在一起的。《追捕》在中國引起轟動,有特定的時代背景條件。1978年,中國結束“文革”不久,百業凋零,文化待興。國人在“文革”十年處於文化饑渴當中,那十年間,人們在銀幕上看到的只有樣板戲和很少的國產電影,外國電影只有很少的幾部友好社會主義國家的電影,如蘇聯電影《列寧在1918》,朝鮮電影《賣花姑娘》、《金姬銀姬的命運》,阿爾巴尼亞電影《多瑙河之波》、《初春》等。
  那個時候的電影幾乎都是革命題材,實際上頗為單調。看電影時,搞清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很容易,電影人物總是善惡分明——正面人物高大全,反面人物假醜惡。
  “文革”結束,《追捕》大概是第一部公開上映的外國電影,故事情節緊張曲折,主人公命運扣人心弦,人物造型新奇娛目,立即引起巨大轟動。
  電影根據西村壽行同名小說《君涉過憤怒的河》改編(中文譯名為《追捕》),主演高倉健在影片中扮演的是東京地方檢察廳檢察官杜丘東人,這位檢察官因調查一家大型製藥企業及其關聯的政府官員腐敗問題而遭受栽贓陷害。他逃脫警方控制,冒著隨時被捕的危險試圖查找真相。他找到指控他強姦和搶劫的橫路加代,但橫路加代已經被人謀害,杜丘出現在案發現場,又成了殺人案件的嫌疑人。在真由美的生命受到熊的威脅的緊急關頭,杜丘搭救了她。真由美幫助並愛上杜丘,使他擺脫警方的追捕。鍥而不捨追捕杜丘的警長矢村,隨著案情漸漸明朗,發現杜丘並非罪犯。在矢村的指引下,杜丘假扮精神病人進入關著另一個指控他盜竊的橫路競二的精神病院,對手識破他,企圖用藥物損害他的神經,製造他自殺的假象。
  最終真相大白,杜丘揭露了一切。影片結尾,杜丘隨矢村去逮捕製藥公司老闆長岡,長岡同矢村搏鬥時,杜丘從地上撿起矢村的槍擊傷了長岡。
  《追捕》的上映正值國人文化饑渴之時,假如在國人已在美劇、英劇、日劇、韓劇浸淫多年之後的今天引進,可以肯定這部影片不會引起那麼大的轟動。儘管這是一部優秀的影片,但想要成為幾代人的共同記憶,恐怕並無可能。近20年來能夠引起極大轟動的影片,大概只有《泰坦尼克號》。但即使上座率奇高的《泰坦尼克號》,也達不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一部外國電影所能達到的萬人空巷的轟動狀態。那個時候的印度影片《流浪者》、英國影片《尼羅河上的慘案》和另一部日本影片《望鄉》幾乎都可以達到與《追捕》媲美的轟動效應。那時廣播里反覆播出的電影錄音剪輯使影片中一些臺詞成為經典,大家可以脫口而出;影片主題歌也風靡一時,現在聽起來仍然覺得十分動人。
  高倉健的銀幕形象冷峻堅毅、輪廓清晰,有人形容其面容“如斧削一般”,他戴著墨鏡,穿著風衣,領子豎起來,不苟言笑,造型很酷。電影一經上映,高倉健的造型立即成為那時候的男青年競相仿效和女青年心儀的對象。有人稱高倉健的表情是幾代日本人的集體表情,回想電影《追捕》中的人物,確實有這種感覺。
  我在銀幕上看電影《追捕》時,還是個少年,“檢察官”、“檢察長”、“警視廳”、“正當防衛”這類法律術語都是從電影中第一次聽到。那時看電影,法律知識幾乎等於零,除了看驚險情節外,自然不會思索影片引出的法律問題。那時對於檢察制度、檢察官的職權以及檢察官與警察的關係也是不明所以。後來學法律,方知在德國和日本等大陸法系國家和地區,檢察官地位之高有甚於警察,檢察官是偵查主體,警察機關是檢察機關的輔助機關(雖然大部分案件的第一線偵查是由警察完成的),檢察官甚至擁有指揮警察的權力。由此加深了對影片中檢察官涉嫌犯罪的嚴重性以及杜丘所說“檢察廳還沒有發生過這種事”這句話的理解。
  影片涉及一些法律問題,時隔多年後才進行思考:例如杜丘從警察控制下逃走,即使被誣陷的搶劫、盜竊、強姦以及涉嫌殺害橫路加代的罪名都不成立,是否因其逃脫而獨立構成脫逃罪;如果此案逃走發生在我國看守所、監獄等羈押、改造場所,按照我國刑法,涉嫌脫逃罪,但作為脫逃者被羈押理由的犯罪事實後來查明並不存在,是否還應當追究其脫逃罪?另外,真由美和她的父親幫助杜丘逃脫警方追捕,如果以中國刑法衡量,是否構成窩藏罪?
  影片結尾杜丘擊傷長岡,矢村為避免杜丘惹上法律麻煩,奪過杜丘手上的槍,補開兩槍將長岡擊斃,矢村告訴杜丘:“我打死他是正當防衛!”現在明白,向長岡開槍將其擊傷、擊斃並無必要,矢村和杜丘顯然可以合力制服長岡,他們屬於防衛過當。但是,看電影,人們都為惡有惡報感到暢快,誰會去計較那麼多?
  《新幹線爆炸案》——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
  事實上,《追捕》並非高倉健最重要的電影作品,它只是高倉健主演的電影中在中國知名度最高的一部。
  《追捕》之外,高倉健還主演過其他涉及法律的電影,如在中國上映過的《遠山的呼喚》和《幸福的黃手帕》。最值得稱道的是《新幹線爆炸案》,論思想深度,《新幹線爆炸案》優於《追捕》。這兩部影片都是日本著名導演佐藤純彌的作品。這位導演還拍攝過《一盤沒有下完的棋》、《人證》、《敦煌》等膾炙人口的作品。
  我第一次看《新幹線爆炸案》是在1985年,西南政法學院一間大階梯教室作為教學觀摩片給學生放映錄像,當時錄像帶上的片名為《特快109》,看後記憶深刻。
  日本新幹線光號109次列車被人安裝了炸彈,只要列車時速減到80公里,炸彈就會爆炸。新幹線總指揮倉持接到匿名電話得知這一消息,下令立即對車廂進行安全檢查,但幾次檢查一無所獲。
  組織安放炸彈的是名叫沖田哲男的中年人。沖田本來經營一家精密機械製造所,但製造所倒閉,負債纍纍的他灰心喪氣,妻子也帶著孩子離他而去。沖田與古賀勝、大城浩萬般無奈,決定鋌而走險,計劃將炸彈安放在新幹線列車上,強迫日本政府拿出500萬美元來解除危機。
  東京警視廳立即出動,會同鐵路公安部門著手偵查此案。警察在夕張車站找到留有古賀勝指紋的煙蒂,瞭解到古賀勝曾為城南大學理工科學生,因學生運動而被捕,後來被勒令退學。警方查明古賀勝身份後暫時未實施逮捕,因為109次列車上的炸彈還沒有找到,危機還沒有解除,先不必打草驚蛇。
  為了儘快解除危險,鐵路總裁不得已前往首相官邸求助。首相答應鐵路方面的請求,立即籌集500萬美元準備交付給罪犯。沖田告訴警方,一旦拿到錢就教他們排除炸彈的方法。裝有500萬美元的鋁質錢箱送到了岩瀨村的山崖下,等候在山崖頂的大城浩將錢箱往上吊,崖下警察向山崖上正在訓練的大學柔道隊呼喊抓罪犯。大城浩急忙扔下錢箱,騎上摩托車奪路飛奔。在警車追捕中,大城浩被撞死。
  刑警在志村車站附近發現古賀勝行蹤,追捕中古賀勝腿部中彈,但僥幸逃脫。沖田見局勢已經失控,打算放棄,古賀勝堅決反對,沖田只好冒險一搏。經過精心部署,他終於從警方那裡拿到錢。而此時警方已經掌握古賀勝的下落,前去抓捕,古賀勝引爆炸彈自殺。趕回來的沖田目睹了這一切,內心悲痛不已。
  沖田在拿到錢後告訴警方,畫有炸彈位置圖的信封放在陽光酒店櫃臺。警方趕到卻發現那裡意外失火,圖紙燒掉了。幸運的是,人們在第一節車廂的尾部發現了炸彈,搶險車和109次的乘務員一起拆除了炸彈。危險解除了,109次列車平安停車,車廂里歡聲雷動。
  列車脫險後警方為了抓捕沖田而拒絕即時發佈危機解除消息,使得旅客親屬仍然處於緊張焦慮當中。電視臺在警方要求下仍然反覆播放倉持呼籲沖田告知炸彈地點以及告知孕婦處於危險當中的錄像。這已經變成了一種欺騙。身心俱疲的倉持要求辭職。
  準備坐飛機離開日本的沖田在機場看到電視臺播放的錄像,為之所動,打電話給鐵路部門。就在沖田準備登機時,他赫然發現警察帶著他的前妻與孩子守候在候機門口。一見到沖田,兒子就沖向他,警方立刻明白那個男人就是沖田,上前抓捕。沖田衝出候機樓,在警察的圍捕下中彈身亡,他本來打算乘坐的飛機駛向高空,影片在震驚和悲傷的氣氛中結束。
  影片中高倉健扮演的是沖田哲男,片中細緻描寫了他冒險作案的原因和作案過程,使高倉健扮演的角色不是一個扁平人物,而是立體感十足,觀眾期望他能夠成功實現自己的計劃。對於他的失敗,無不一掬同情之淚。許多案件中人們對於罪犯容易持有一種簡單的憎惡情緒,但將這些犯罪前因後果和情感世界揭示出來,一種哀矜的情緒就會產生。
  高倉健在影片中仍舊表情深沉,即使面對大城浩、古賀勝的死亡,也是壓抑著情感而不外露,但人物的性格仍然是鮮明而不模糊的。
  扮演鐵路部門總指揮倉持的宇津井健,因在電視劇《血疑》中扮演大島茂而為我國觀眾所熟悉和喜愛。今年3月14日宇津井健離開人世,享年82歲,與高倉健只差一歲,逝世的時間相差幾個月。
  一部好的電影,可以讓人思索,而不是泡沫式的視覺熱鬧一陣只留下一點水跡(可惜現在銀幕上多的是這樣的電影)。《新幹線爆炸案》就是這樣一部啟人思考的有相當深度的好電影。如若不信,對比一下美國的仿作《生死時速》就一目瞭然了。  (原標題:冷峻與沉默中的法律思考)
創作者介紹

417呎

dt17dtcs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